武宜三:“强烈要求释放刘晓波”成今年香港七一大游行最强音
 
  独立笔会/观察  
 
“七月一日上街去”,成了香港人一项新的传统。香港人对“七一上街”,已经坚持了12年。尽管这一天有各界人士发起各种各样的不同活动,但是泛民主派发起的大游行,仍然是规模最大、人数最多、最引人注目的活动。

2009年的七月一日,是香港主权在香港人被剥夺参与下“回归中共”的12周年,也是中国共产党由俄共操纵下诞生的88周年。然而“强烈要求释放刘晓波”却是今年大游行的最强音。

接近10万的香港市民冒着酷暑走上街头,表达了香港人对“一党专政”的厌恶和憎恨,对北京当局倒行逆施的不满。胡温上台后,为了一小撮权贵分赃集团的既得利益,几年来实行了比江泽民更加反动、更加顽固、更加保守的独裁专制制度。一方面纵容贪官污吏更疯狂地掠夺,一方面对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和维权人士实行更卑鄙的镇压。

北京当局最近悍然逮捕了起草和签署《零八宪章》的刘晓波,激起海内外一片愤怒的声讨。刘晓波于2008年12月8日晚上,被十几位自称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的警员从住所带走。但是家属至今没有收到任何法律文书。国保警察还对刘晓波的家实施长达十多个小时的搜抄,将电脑、手机、书籍、打印的《零八宪章》征求意见稿和大批私人物品抄走。直到12月10日,国保总队才向刘晓波妻子刘霞承认关押了刘晓波。 2009年3月20日,刘霞女士才接到警方口头通知,说对刘晓波实施的是“监视居住”的法律措施。半年后,北京当局不但不释放刘晓波,反而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把他逮捕,完全把《宪法》当作一张废纸。

中共拒绝和镇压理性又温和的《零八宪章》,表示了它已经在与民为敌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北京当局对大陆实行寡头统治,对香港也违反“一国两制”的承诺,破坏《中英联合声明》。为了扑灭香港残留的一点自由、民主、法治,不惜采取一切卑劣手段。以致香港人的“一人一票选行政长官及立法会议员”的梦想,至今仍然遥遥无期。

所以“要真民主,反对小圈子选举”,“还政于民,改善民生”,也是今年大游行的一个重要诉求。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宣言表示,香港市民将努力争取一个由一人一票选举出来的特首,争取一个由全民直选产生的立法会。

目前香港经济还是很差,失业率还在飙升;年轻人的前路茫茫。因此今年大游行中有不少年轻人参加。许多游行人士穿着“曾荫权不代表我”文化衫,高呼“曾荫权下台!”有人上演街头剧,扮演行政长官曾荫权、政务司长唐英年,讽刺政府高官不作为,一味听从北京旨意,官商勾结,漠视基层市民利益。

虽然天气炎热,但是游行队伍却斗志高昂,一路歌声、口号不断。与上午死气沉沉的官式游行,真是天差地别。

记者发现,今年的民主大游行人数又被警方大大缩小,据说只有二万六千人,与主办单位统计的七万六千人,相去甚远。

到底有多少人,大游行在下午三点半由维园出发,五点半最后一批才离开维园,足足走了两个钟头。记者在途中拍了几张照片,请看其中一张在天桥上拍的,这样密密麻麻的队伍,走了两个小时,才只有二万六千人吗?警方真是欺人太甚。

相反,对于上午零零落落的“庆祝回归”巡游,警方却报了大数;把小猫三四只,放大成“三万人”。警察老爷为了拍中共马屁,居然到了睁眼说瞎话的地步。本记者也有照片为证,请看他们的服装非常一致,道具很别致,可惜参加者为势所逼或者为了一点蝇头小利,显得并不怎么投入。你相信这样的队伍有三万人吗?

外籍女佣也参加了今天的游行。今天还有数千人雷曼投资的苦主,举行了独自的游行。

港府在回应七一游行时表示,已留意到也已清楚听到参与游行人士表达不同的意见和诉求,又说政府尊重市民游行及发表意见的权利,也非常重视当中所表达的诉求。然而准备实行吗?至于北京当局则是永远的装聋作哑。 (武宜三撰文并摄影)

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hyxz/200907/Article_2009070212123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