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辉:公民维权的概念和中国公民运动的未来
 
  minzhuzhongguo.org  
 

纪念《零八宪章》发布一周年征文


中国社会是一个权力社会,是一个由权力为主轴的分赃体系,这个体系存在的目的只是为了分赃,而不是为了公正。因为分赃不均,或者另一种说法叫分配不公,这个社会就会分化成了两部分:既得利益者阶层和不得利益者阶层。既得利益者阶层是一群贪得无厌的家伙,他们在这个分赃体系里分得了很多,但是并不满足,总在而破坏这个体系以获取更多;不得利益者阶层连自己的法定权利都保不住了,不得不利用现有的法律框架维护自己的权利,而他们在维护自己法定权利的同时总是不能如愿以偿,于是他们就发现根子在体制问题上面,然后他们也开始试图改造这个分赃体系。这就是维权运动产生的社会基础。

中国社会这个大的分赃体系是制度化的结果,由此衍生的社会问题都可以归结为制度的问题。中国社会的政治体制和社会体制已经走向了反社会的方向,已经逐渐被既得利益者阶层和不得利益者阶层同时抛弃,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但是对于那些致力于中国民主的人们来说,这恰恰也是一个积极的信号。因为维权运动以维护法律体系的面目在肢解这个社会,并促进整个社会走向公正,所以维权运动成了中国式的民主运动和公民运动。维权运动以维护权利和争取权利为主要运动内容,这就为中国民主展示了一种自下而上的道路。中国的自由主义者在经历了启蒙与反对为主要特色的民主运动之后,迅速发现维权运动就是中国民主运动和公民运动,于是在他们的推进下,维权运动从点到面的展开,已经成为中国实现民主宪政,走向公民社会最重要的动力。

中国大陆的维权运动是指中国大陆人民维护公民权利的自发运动,和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中国民主运动有很多类似之处。维权运动的主要是指在中国现行法律下要求法定权利得到保障和反抗法定权利被侵犯的社会运动,维权运动在起初并无显著的政治要求,也缺少集体行动的意愿,它的主要运动方式是上访、法律控诉、媒体曝光、网络围剿和各种签名活动,等等。但是如前文所述,中国社会是一个典型的权力社会,现行体制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权利的问题,那么中国的维权运动在主流意识形态上就必然会逐渐摆脱《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束缚,而以《世界人权公约》、《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等联合国文献所代表的普世价值为主流意识形态。中国民主运动的目标是什么?就是要实现中国的民主化,使中国走上公民社会的道路,完成一个公民权利平等的、自治的和开放的多元化社会的制度架构。而中国维权运动所依托的主流意识形态,不论《世界人权公约》、《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还是联合国的其他文献,恰恰就是这种制度架构的理论基础。这个理论基础,人们通常称之为“普世价值”。

中国大陆的民主运动是以政治诉求为主要特征、以组党和参选为主要运动方式、以权力更替为主要目标、但最终也是要解决中国社会平等公民权利这样一个社会问题的运动,这个运动一开始就是一种自觉的运动。民主运动在起初就有着显著的政治要求,它不认可现行的政治体制和社会体制,或者是在认可的基础上明确地要求逐渐改变。民主运动一开始就是通过集体的政治表达来展示自己的,它的运作方式主要是政治声明、结党和通过现行体制参与竞选。但是在一个专制的社会中,人们处于一种相对封闭和相对隔膜的状态,反对者的任何声明、组织和活动都没有足够的放大渠道,这就决定了传统的民主运动影响必然有限。

从另一方面说,组织政党发出集体声音和进行集体行动在中国社会里有两大困境,第一,类似列宁主义的传统型政党是为了进行战斗动员而组织起来的,这样的政党只适合颠覆性的革命而不适合现代社会中的民主转型;第二,类似西方社会的现代政党是围绕选举制度产生的,这样的政党只是为了组织选举和拉拢选票而存在,在中国社会的背景里没有这样的制度基础。传统民运没有走出这两个困境,也不可能走出这两个困境,于是它们的影响只好日渐式微了。但是从新的世纪开始,中国的维权运动为民主运动找到了新的出路。维权运动在在2003年逐渐成形,民众透过游行、法律控诉及媒体曝光等,挑战政府或官营企业的权限,以维护自身权益。运动由最初维护消费者权益、业主权益,后来已触及公民政治权利等政治禁区,近年成为中国社会研究一个重要课题。在2005年后,由于公民意识的觉醒,参加维权运动的公民与日俱增,虽受到强力压制但仍茁壮成长。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的民主运动迅速调整了自己的战略,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和以往的民运分子一转脸,几乎都成了维权人士或者维权人士的同盟军。事实上,中国民主运动与维权运动也是殊途同归的,它们都在联合国文献所代表的普世价值中寻找到了共同点和共通点,零八宪章就是中国民主运动与维权运动高度结合起来产生的,它已经成为中国式的普世价值,成为中国民主运动和维权运动的神经。中国民主运动与维权运动高度结合起来以后,中国民主运动“向后退”了一些,中国维权运动“向前进”了一些,其二者的汇流就是中国的公民运动。在2008年前后,“中国公民运动”这样一个概念正式走向了中国社会的前台。

如上所述,中国维权运动的兴起,最初并非以政治权利开始。在1990年中期,中国市民王海揭发多宗假冒产品事件,引起媒体对消费权益广泛讨论,中国大陆开始出现一片“打假”热,而原成都天网自1998年起相继开展了民间营救7少女、揭露20万农民强割阑尾事件等上百个在全国产生重大影响的成功维权案件以后,“维权运动”的名称才开始受到大众传媒采用。自此,但凡争取基本权利为主体的民间运动,均被称为“维权运动”。中国维权运动是以网络为主要传播与沟通渠道,大凡有影响的联名都是在网上公开发动的,而且愈来愈多的人开始用真名上网联署,以此作为对维权运动的参与方式。在各种连署活动中,作家和法律界人士为领军人物,经常领衔的就有作家刘晓波、余杰、法学教师王怡和律师浦志强、张星水等著名人士。刘飞跃等几百位公民联名呼吁禁止药品涨价太高等是典型的维权举动;刘晓波、张祖桦等一万多位公民联名发布《零八宪章》要求进行民主化改革并修改国家宪法也是一种维权举动;唐荆陵等人发起公民赎回选票行动是一次典型的公民维权举动;张辉和李铁等人发起的公民到苏州祭奠林昭是一次典型的公民维权举动;王荔蕻、屠夫(吴凎)和老虎庙(张世和)等人发起公民关注团对福州三网友因言获罪案进行干预也是近期的一种公民维权举动。这些公民维权举动既有维权运动的意义,也有民主运动的意义,可以统称为公民运动。也就是说,公民运动即指维权运动,也指民主运动,是二者的有效结合。

对于任何来自公民运动的挑战,中国大陆的执政者通常不会置之不理,更不可能任其发展。由于中国公民运动在民主运动的高度上“向后退”了一些,它表现得立场温和,诉求正义,影响广泛,中国政府对它的压制也颇有难度。但是,相比于早期的维权运动而言,中国公民运动又有了明确的政治诉求,这就是联合国文献所代表的普世价值,这就决定了公民运动在推动社会转型的过程中将发挥异常的作用。比如,王荔蕻、屠夫(吴凎)和老虎庙(张世和)等人发起公民关注团对福州三网友因言获罪案进行干预,这一事件具有显著的集体行动的意义,有显著的政治权利诉求,甚至具有街头运动试水的意义,参与者自发地喊出了“自由万岁,言论无罪”这一具有显著色彩口号。可以断定:中国大陆的公民运动,尽管表面上看无法与强大的国家政权抗衡,但它已经开始明确意识到自己的社会力量了,也已经开始扮演一个当局无法忽视的政治力量了。

应该明确:维权运动就是中国公民运动的一部分;民主运动也是中国公民运动的一部分。我们必须将中国的维权运动和民主运动统一于中国的公民运动,这不仅在理论上有充分的必要,而且在实践上也应该有十足的意义。首先,传统的民主运动在中国大陆虽然仍在发展着,但是它近年来的发展无疑是借了维权运动之力,如果没有风起云涌的维权运动,则传统的民主运动依然在牺牲中牺牲,在徘徊中徘徊。其次,传统的维权运动虽然风起云涌并势头渐进,但是它近年来的提升无疑是借了民主运动之力,如果没有毅力坚韧的民主运动,则传统的维权运动依然在乞求中乞求,在上访中上访。维权运动和民主运动都是社会运动,而社会运动有社会运动的规律,社会运动的推动者必须认清社会和社会运动的本质和规律,运动有其可能性和可行性,有其目标,这个目标可能是潜在的,也可能是明确的。中国公民运动的目标就是实现联合国文献所体现的普世价值和《零八宪章》所载明的目标,就是要在中国建立一个公民权利平等的、自治的和开放的多元化的公民社会。

中国社会的破局对官方来说是分裂的问题,对民间力量和公民运动来说是整合的问题,当这两个问题缺少任何一个的时候去谈什么破局是毫无意义的。国内的公民运动已经启动,但是也有一些不良的迹象。个别学者不断地将国内的维权运动、民主运动和公民运动进行毫无根据的人为切割,一会将基督教维权与其他公民维权进行切割,似乎只有基督教维权才是核心问题;一会又将公民维权与民主运动进行切割,谈什么公民维权是服务人民而民主运动是利用人民一类的怪话;一会又将草根维权与精英维权进行切割,将自己置于精英的地位。这样的切割只会加固一些已有的私人小圈子,根本不利于中国民间力量和公民运动的整合,事实上已经造成了极坏的影响。维权就是公民维权,就是按照平等公民权利这样一个社会共识才能有的维权,所有的维权最终都是公民维权。当维权脱离了平等公民权利这样一个社会共识的时候,维权就会走上歪路。应该说即便在西方社会,那些把自己设立为精英的人也是口水虫一类,这种人绝难得到社会的普遍认可。我们都是公民,都要去努力做一个合格公民,谈精英和草根的废话有什么益处?以精英意识立身,把别人贬低为草根,本身就与我们长期以来的主张相悖。我们追求的是一个公民权利平等的、自治的和开放的多元化社会,我们希望不同信仰和不同立场的人都能够和平共处,这就是公民社会。

海外民运流亡多年,其中诸多人有家不能归,有亲不能探,付出了很多努力和汗水,也受到了一些非议,这是事实。但海外民运并不是没有出路的,海外民运的出路就是积极与国内的公民运动积极联系,遥相呼应,积极为国内的公民运动放大影响,积极为国内的公民运动提供营养。如果海外民运死守老的运动观念,自说自话,最终必然是自生自灭。中国人民的自由必须依靠广大的中国人民积极争取,离开中国人民而进行的自我表演是没有出路的。

2010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