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告诉金庸一个惊人的秘密
 
  博讯  
 

这些天在网上议论金庸加入中国作协的人很多,我不是金庸的粉丝,也不太喜欢读他的武侠小说,但我想就我亲身经历的事情,告诉金庸以及大家一个惊人的秘密:在监狱里,他拥有的疯狂的粉丝最多,他的书在那里广受欢迎,一些杀人抢劫等暴力犯罪的囚徒,与他的小说存在着精神上的联系,或者说武侠小说对他们产生了相当严重的负面影响。

过去,由于工作的关系,我经常往来于香港与东北之间,结识了许多文人墨客,有些金庸迷曾向我推荐过他的武侠小说,但我历来不喜欢描写打打杀杀故事情节的书,所以对其持以淡然漠视的态度,虽然我知道他的书很受欢迎,卖得很好,他名利双收。因此1997年香港文汇报举办50周年庆典,我在会埸第一次见到金庸,有许多同事很羡慕与祟拜他,纷纷与其合影留念,我则对其敬而远之。

我的直觉没有错。2000年底我入狱之后,才知道,不论是管教还是囚徒,都十分偏爱金大侠的著作,我关过3个看守所2个监狱,每到一处,只要能看到书,就是金庸的武侠小说。几乎在所有的监所,都不缺他的作品。可以这样慨括:金庸小说已成为中国监狱文化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犯人们一般可以通过亲友为自已送食品与书籍,而金大侠的书,便成了他们的精神食粮。不论一天劳动多累多苦,犯人只要有条件,都拼命地读他的武侠小说,还经常就其中一些细节人物,展开讨论,对此管教不会阻止,有时还会兴趣盎然地参与。

由于书籍缺乏,我不得不也读这些过去不屑一顾的闲书,令我惊讶的是,我自已也被深粢地吸引住了,比如《倚天屠龙记》读了7遍,我还与蹲了18年大牢的杀人犯邵某某,对书里的情节,逐个进行讨论……我请教他,为什么迷上了金庸,为什么喜欢武侠小说?他答:我在外面就喜欢读他的书,喜欢打打杀杀,崇拜江湖上的英雄,但我失败了,进了监狱,这时这些书在思想上,不仅能勾起我的回忆,还能寄托我的感情,寻找我的精神安慰。这话慨括了许多囚犯对金大侠追捧的原因。

另一个枪劫杀人犯对我说,我恨这个社会,因为它两极分化,贪富不均,很不公平!我希望能成为金庸笔下的大侠,杀尽贪官污吏,但我身单力薄,武艺不高,没有办法!现在,我一边读武侠小说,一边把我恨的人放在故事情节里过瘾!尤其是每当生死存亡之际,金庸都会编出一个志同道和的侠女,陪伴英雄,这更动人。他的观点也具有代表性。在我看来,入狱的大多数犯人,虽然犯罪情节不同,罪名不一样,刑期长短不一,但大都认为犯罪原因与社会制度有关,都是社会严重的两级分化与分配不公造成的。而法院没有给他们公正的判决。这些人还普遍认为,要改变社会,只有暴力,只有杀富济贪才能解决一切问题。他们还认为,象我这样通过发表文章,去揭露腐败,唤醒社会良知,和平与非暴力地表达愿望,去推进民主进程,是荒唐可笑的举动。我想,沿着这个精神上的切入点,囚徒与金庸武侠小说得以对接,而思想一旦转化为行为,将对社会与人生构成可怕的威胁。我可以例举很多这样的犯人,来证明我的观点。比如2001年我在大连开发区认识的杀人犯屠某某,他先后杀了13个人,后被处死。他始终认为自已是金大侠书中的江湖好汉。他还对我讲,是金庸的书教导我成长的!所以,我认为,金庸应当对这些现象承担道义上的责任,亦应当深思!在目前中国社会矛盾空前激化紧张之时,不宜安排金庸在作协任职。假如释放刘晓波,让其取代金庸,则可有利于社会安定。因为刘晓波等人发表的《零八宪章》是用和平民主的非暴力方式表达诉求。这不是危言耸听,这是我在铁窗生涯中许多的切身感悟之一。

2009 7 12多伦多